一九四二的评价与打分_见证历史时刻的到来

人气 4456   2013-3-26 11:50

一九四二的评价与打分_见证历史时刻的到来

一九四二的评价与打分_见证历史时刻的到来

说到关于电影的评价与打分的问题的时候,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自己的见解,这个见解肯定会围绕一些电影或者是一些导演来说起,比如我们可以说到的导演张艺谋或者是冯小刚,再或者说到近期比较热播的电影。

在《英雄》中,残剑对飞雪说,秦王不能杀,理由是他统一六国便可让百姓免受战争之苦,舆论便说张艺谋为权利辩护,当《三枪》《山楂树》出来后,张艺谋不是被批为堕落就是小儿科……但是,张艺谋不能杀,因为他的功绩不在于艺术性的高下(当然,我认为张艺谋电影的艺术形式感内地导演无人能及),而在于示范作用,他用自己的一张名片不断触碰中国电影的边界,大片可否救市?本土喜剧是否可以如此疯狂?新晋演员可否造就票房?如果不可以,小辈们就别去尝试了。

当《英雄》中的陈道明从秦王摇身一变,成为《一九四二》中的蒋介石时,冯小刚为我们传达了这样一个声音,蒋介石不能杀,他也为抗日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可以说,若论电影的艺术形式感,冯小刚只能算是电视剧导演水平,《一九四二》更是如此。但是冯小刚也不能杀,原因跟张艺谋一样。《一九四二》不是一部可以用艺术品质去评价的电影,但是却试探了中国电影的内容底线——银幕上可以把中国现代史、中国抗战史呈现到何种地步?

1

看完《一九四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冯小刚这个级别的导演还对影片能否过审战战兢兢。它的过审是一次电影对意识形态的胜利以及对民族性反思的胜利。

《一九四二》是这样一部特别的电影:在抗战和民族灾难之时,我们的党和我军将领完全缺席,而忙前忙后的主角变成了国民党极其及其军队。因为意识形态的缘故,这在以前内地的主流电影中绝少出现的。记忆中,这种我党我军在重大历史面前缺席而把主角让位于国民党的电影,还算是1986年的《血战台儿庄》;《建国大业》在这方面也做了历史性的进步,国共有了平分银幕的机会,并难能可贵地对蒋介石进行了人性化处理;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抗战的也只是国民党军官和战士,但却在身份上做了模糊处理,且只作为电影的时代背景。在《一九四二》中,虽然也表现了蒋鼎文等国民党将领的麻木不仁,国民党政府官员的贪污腐化,但同时,你可以感受到蒋介石在内政外交上的无奈,他也需要向国际力量寻求庇护,也需要向地方财团寻求帮助,影片施与了这个我们传统意识形态中的异端分子以同情。这种表现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也说明我们的文化意识形态领域正在逐步软化,很多创作禁区正在被逐步打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这些正是在以冯小刚为代表的电影人逐步争取下实现的。

这是一部“在路上”的电影,灾民因饥荒而流徙。冯小刚和编剧刘震云采取了灾民、军队、政府、宗教、记者五条线索并行推进的叙事手法,让这五类人面对饥荒,从而做出反应。从剧作的角度来说,19个主角,50个次要角色,这不论在戏剧,还是电影中都是大忌,何况各方面人物又互不交叉,这对影片的戏剧性提出了巨大的考验,风险性极高。事实也确实如此,多线叙事必然会分散角色的情感力量,让习惯于追随几个人物命运的观众无所适从,而且从成片来看,张涵予和蒂姆•罗宾斯饰演的两个神父的线索是可以被砍掉的,太游离于故事主线之外,我想,冯小刚在最初的故事设计中应该有更多的想法,但碍于整体结构,无奈剪掉了很多的戏份。

多线并进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是会形成一种大气的格局。而这种格局对历史题材来说是提升水准的一个要求。一位传媒学者曾如此描述过理想化的传媒品格:“一种仰天俯地的境界,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一种大彻大悟的智慧。”我无意用这种品格去对应任何一个导演或者是作品,因为那是一种理想。在《一九四二》中,冯小刚反其道而行,他的立意不在于追求这种理想,更多的是暴露丑恶。他曾说,《一九四二》就像一面镜子,镜子里面他的脸很丑,不好看,但是最起码它能让他“知丑”,总比糊里糊涂地臭美好。拍完《一九四二》,他也不会再有盲目的民族自豪感,在向历史学习的过程中,他学会了“知耻”。在影片中,我们看到了冯小刚对民族劣根性的批判。在面对饥荒的时候,国人的猥琐、自私都呈现出来。这种批判跟斯皮尔伯格在《辛德勒的名单》中对犹太人的批判有着相似之处,在那部影片中,犹太人即使是遭遇死亡,依旧不忘记贪财的本性。

2

我一直认为,如果从电影的艺术形式感来说,冯小刚还只是停留在电视剧创作的水平。《唐山大地震》和《一九四二》皆是如此。同样都是灾难题材,同样都是电视剧的表演,电视剧的调度。相对于《唐山大地震》的过度煽情,《一九四二》还算是收了很多,冯小刚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谈到一场戏,徐帆饰演的角色在得知男人要把自己的孩子卖掉后,呼天抢地,这种表演被冯小刚拒绝,二人为此还发生争执,最后影片呈现出来的结果还是徐帆个人的表演方式。我支持冯小刚的处理。本该发生的事情自然地发生了,本该爆发的情绪被期待地爆发了,这不是高明的手法,电影需要一种非常规化表达,需要呈现出生活中的错位,让人看到一种不同于日常生活经验之外的东西。王家卫在《一代宗师》中说的,功夫无非两笔,一横一竖。导演场面调度的功力也无外乎两个字——控制,李安之所以是大师,就是深谙控制的道理,很多人看完《少年pi》之后,最郁闷的是,为什么那只老虎不回头?如果回头,盯着观众,流露出被我们期待的情绪,岂不流俗了么?

说冯小刚是电视剧导演,除了演员和情绪控制之外,还在于他的镜头一贯都是没有力量感,他吸引观众的是通俗的剧情,而这些,只要是会讲故事、能控制拍摄场面、运气好的人就可以完成。在没有力量感的镜头下,所有的灾难呈现出来的都是视觉上的产物,不会走心。冯小刚和张艺谋在拍电影时一定是两个套路:冯考虑一场戏会先从故事性和人物角度出发,而张的出发点则是在保证视觉效果之后再讲故事。从电影是“有意味的形式”的角度出发,无疑张艺谋更接近电影的本体,而听故事是人的天性,对视觉接受需要一定的修养,这就是为什么冯比张的群众基础要牢靠的一个很大原因。

3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在先后看完了《王的盛宴》以及《一九四二》之后,我对这句话有了更为更为直观的理解。《王的盛宴》通过一顿饭局前后的历史,力求展示各朝各代“打江山与坐江山”的历史经验,并揭示“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政治规律,这无疑暗合了中国现代的某个时期,这大概是该片过审艰难的很大原因;《一九四二》通过灾难呈现出来的官场、赈灾、外交、舆论等话题,跟当下现实似乎也发生着共振,某些地方也与建国后的某段时期相关。所以,历史题材影片出来之后,难免要被套上现实指涉的帽子,不论创作者当初有意还是无意,都无法拒绝被阐释和解读,《让子弹飞》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其实,除了让审查部门心虚,每次要拿放大镜审片之外,文本的多重解读没什么坏处。毕竟,历史如果不被作用于当下,它的价值在哪里呢?

4

冯小刚是个神话,无论什么题材在他手里,这个神话都没有破灭。他坦言,早晚有一天会破,并欠抽地说,或许就是《一九四二》,因为过六亿才开始盈利,这对一部非商业影片来说意味着考验。作为国人,看到民族电影在今年电影市场中被打得落花流水,自然希望能反戈一击。如果《一九四二》此番真能如愿取得既定目标,那冯小刚真的不是人,而是神。

  关注度: 4456   Baidu: 16   360: 0   Google: 0   其他: 1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四季世界的评价与打分 |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