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再囧途之泰囧》的评价与打分_一个喜剧品牌的诞生

人气 1865   2013-3-20 13:09

《人再囧途之泰囧》的评价与打分_一个喜剧品牌的诞生

《人再囧途之泰囧》的评价与打分_一个喜剧品牌的诞生

一个喜剧品牌的诞生,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继《人在囧途》后,由王宝强和徐铮主演的《人再囧途之泰囧》,却一举打造出了一个新的喜剧品牌。下面是观众们对这部影片的一些评价与打分,其品牌效应不可低估。

在大众娱乐时代,信息传播渠道的繁多与方便无形中拔高了人们的笑点,当春节晚会的导演都在为语言类节目的质量苦恼之时,喜剧片创作的难度可想而知。要想把观众的钱“搞到手”,首先需要把自己“搞到丑”,也就是善于自嘲和耍宝。这是一件细腻的活路,需要从人物造型、台词对白、行为设计等诸多方面下功夫,只有将网全面撒开,才能更多地捞起充满笑声的鱼。关于这一点,我们从《人再囧途之泰囧》的结尾片花中可以看出,每一次笑声的营造都是巧妙的设计和多次的演练,最终组合成看得懂、笑得出、舍得钱的影像。

《泰囧》在票房上的成功,直逼一年前的爱情喜剧《失恋三十三天》,作为马后炮式的分析,我同样把它看成是天时、地利与人和的结果。天时:一是贺岁片的美好档期,就如《三十三天》上映时的光棍节;二是第一部《人在囧途》积攒下的人气,后集显然比前集更繁华热闹。地利:电影把旅途故事设置在泰国——一个总能引起人无限遐想的国度——语言不通和路线不熟提供了很多笑料。人和:徐铮和黄渤两大风头正劲的笑星的强强联合,而王宝强的角色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除了他,我想不出第二个合适的人选。于是,作为商业片的硬件和软件都凑齐了,大众自然会支持。

喜剧片必须把握好故事与情节之间的关系,首先要有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让观众对笑料的期待和对剧情的期待同时进行,然后再进行情节设计。很多喜剧片往往忽视主线,只是一串小品式情节的堆积,为了笑而制造笑,就很容易分散观众的期待。《泰囧》算是一部公路喜剧片,同时又有侦探片的元素,它以寻找为线索,人物心理的急切与完成任务的困难形成戏剧冲突,他越是找不到,观众越是感到好玩。在情节上,电影发挥了“巧合”和“误会”这两个传统又是最佳的幽默手法,徐朗(徐铮)与王宝(王宝强)的屡次相遇是巧合,徐朗与黄博(黄渤)之间的矛盾是误会。正如电影中的“泰国传奇”组合一样,这种旅途中的奇遇本身就很传奇,在经历了护照遗失、误入黑社会、坠车、落水等种种事件后,人物依然走向完满。因此,喜剧片在本质上和童话是一个类型。

在笑声背后,电影也不可避免地进行了情感渲染,继续探讨陌生人之间友谊存在的可能性。在故事里,王宝的角色是“行为上的坏人”和“骨子里的好人”的结合,徐朗恰恰相反。王宝一次次破坏徐朗的寻人计划,将他的旅途搅得一团糟,但是在内心里他是纯真的,并因此促使了徐朗的人格转换。而徐朗一步步帮助王宝完成心愿,看似是好事,实则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利益。这种“破坏”与“创建”的交叉本身就很诡异,也是一种生活面貌的展现。我们总是先入为主地从一个人的表面去判断他的道德观,但恰恰忽视了反思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对我来说,《泰囧》的精妙之处其实不在于它的笑点和表演,而是那一盆仙人掌。这个道具与吕克•贝松《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盆栽有异曲同工之妙,是整个故事的题眼所在。它以一种无形的力量平衡了商业叙事与主题表达之间的关系,看似冒不起眼,实则是独到之笔。仙人掌是王宝心中的健康树,是他对患病的妈妈的爱,也是徐朗与王宝之间情谊变化的象征。两人在机场因仙人掌而开始搭上关系。当徐朗抛弃王宝时,他将仙人掌扔出窗外,当他捡起仙人掌时,王宝回来了。当仙人掌被油霸毒死时,意味着两人再次决裂。当他们重归于好后,共同种下仙人掌。这万紫千红中的一抹绿就像酷暑日滴在额头上的一滴圣水,有启迪希望的作用。

对电影产业来说,《泰囧》的创作是继《举起手来》《非诚勿扰》等之后的又一喜剧系列,并且有着更强猛的势头,但它不是对前集叙事的延续,而是在前集的模式中植入新的内容。系列电影是好莱坞攫取全球票房的重要手段,实际上是一种品牌效应,每一个系列都是明星制下的商业品牌。我们国产电影在这方面做得远远不够,只知道在题材上跟风,不知道把一件事做强、做大、做长远。我所期待的是,《泰囧》的成功不要再像《失恋三十三天》那样只是一个阶段的传奇现象,而是要延续下去,扩展开来,成为一个喜剧品牌的传奇。

  关注度: 1865   Baidu: 7   360: 0   Google: 0   其他: 5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四季世界的评价与打分 |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