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十三钗的评价与打分 用身体换来的生存

人气 3332   2013-3-19 13:46

对十三钗的评价与打分 用身体换来的生存

对十三钗的评价与打分 用身体换来的生存

当《金陵十三钗》刚刚上映的时候,各界的评价与打分就纷纷不断,有人很支持这种片子的播出,而有的人则持反对的态度,因为这部电影的反映的是中国不容随便暴漏的一面,它毕竟是中国的国耻还参差了一些色情方面的情景,不适合在公共的场所大势播出。

老谋子的《金陵十三钗》一上映或者说还没有上映,就引来评论无数,有说老谋子终于回归了,也有人说老谋子死了,就连朱大可先生也来凑热闹(朱先生曾有言,说自己不再轻易写电影方面的评论文章,称有点儿害怕),先后在其新浪博客写了《十三钗的情色爱国主义》和《商女们站起来了》两篇博文,并指出“张艺谋公式=情色+暴力+民族苦难题材+爱国主义,制造了政治和商业的双赢格局,由此成为意识形态和电影市场的最大救星,但与此同时,张艺谋电影的技术指标和媚俗指数都在与日俱增”,事后,一位名号叫木匠的影评达人便以《哗众取宠的情色爱国主义影评》为文,对朱先生的博文进行了层层反驳,得出的结论是:“通观朱先生文章,包裹在爱国主义面纱下的极端民族主义话语和消费主义色彩十足的情色话语贯穿全文,在朱先生的个人博客里,张贴此文时还特意配上了几张‘软玉温香’的情色图片,看来,在这个网络为王的‘读图时代’里,朱先生深谙自我营销之道,所谓‘情色爱国主义’,倒正是朱先生此文的真实写照”。

但实事求是地说,朱先生文章中的某些观点我是赞成的,《金陵十三钗》确实是通过“情色、暴力、民族苦难”来达到一种商业上的自救,但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方面取得的是否也是正值,这还真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另外,朱先生文章中的某些字眼和表述太过于熟悉,太过于风格化了,比如身体叙事、流氓叙事、自我救赎、叙事狂欢等等。当然,木匠的文章差不多等同于把朱先生的文章说成是“哗众取宠”、其本身才是真正的“情色主义”,这实在难以令人苟同。

大家都知,现在而今当下,我们的电道,影创作与电影评论基本上已经脱节了,电影创作者们是聋子,而电影评论者则是瞎子。反正,他们是各走各的道,各玩各的把戏,想再次一篇文章激起千层浪,来个自上而下的大讨论是不可能的了。多的话就不说了,这里不想去讨论电影创作与电影评论之间的问题,也不想去论证朱文和木文谁是谁非的问题(这本来就不是个问题,只是争论的人多了就成了问题),主要是想再谈一点儿自己对电影《金陵十三钗》的理解。

在这样一个时代,消费历史,用历史来打造金钱梦不在是一种什么新鲜的东西,它几乎已成商家们拿来赚取金钱的手段和模式。但消费历史,并不等于可以胡乱改编历史,甚至侮辱历史。我们知道,那个年代的“金陵城”承载着我们中华民族儿女们最为伤痛的记忆,然而在老谋子的《金陵十三钗》中,问题的重心居然落在了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身上,这真有点儿让人费解。你从片中妓女们的打扮和行头看,一点而也不像是去避难的,倒像是去做生意的,这是不是太不符合历史啦!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一直强调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国民的爱国主义教育要从小抓起,一面是唱红歌、搞红色旅游、搞爱国主义教育,一面是这种妓女救国的电影,还用了6个亿人民币,娃娃们本来就不认真学历史,他们看了咋想,还以为南京、南京就那么点破事,说得多么惨烈(妓女抗日),娃娃们以后就不信啦。娃娃们不信了,家长们咋想,爷爷奶奶们咋想,外国友人又咋想,火星人又咋想?可见,历史的伤痛不能忘记,更不能背叛。金钱梦可以做,可以不择手段,但得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

如果为了某种荣誉,某个头衔,甚至是某席职位,我们盲目地去迎合、去诚服、去献媚,或许我们会赢得这种荣誉,这个头衔,甚至是这席职位,但事实上,最后我们还是输了!

  关注度: 3332   Baidu: 4   360: 0   Google: 0   其他: 0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四季世界的评价与打分 |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