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影片《望乡》中写境和造境的概述

人气 5005   2012-10-21 13:53

写境之外,还有造境,这就要求创作者有更多的选择和创造。因为,并非所见者皆能入画,只有合我意者方有资格入画。而合我意者,也有合的程度之差异,每每不能全休皆合,仍须艺术家创造发挥,使之达到尽可能的统一。当然,所谓“造境”,并非故意制造离题之境,必须对作品有很好的把握,那种生造、伪造、槛造之境,均不在真正的造境之列。
由于造境中包含有更多的主观感情的投射,因此可以称为“物皆著我之色”的“有我之境”。也就是在镜头画面中,处处包含着创作者的匠心。
请看日本影片《望乡》:
三年前,女记者山谷圭子为调查被卖身到海外当妓女的所谓“南洋姐分的事实,来到当年曾作过南洋姐的阿崎婆家中。一进屋,只见一群各种毛色的花猫,在和阿崎婆作伴,圭子感到惊奇,阿崎说:“都是投人要的猫,可是都有生命啊,怪可怜的。”女记者进屋的第一个印象就是,破旧不堪的房子,风烛残年的老妇,与一群被弃的野猫为伍。这里与其说是入住的地方,不如说是动物栖息的场所。这位受尽人世间最大凌辱的老妇,与这群被弃的小动物又有多少区别?
这些画面中明显地带上创作者对老妇—一个弱者所寄予的万般同情。女记者的同情,实际上也反映了影片编导的同情。
影片结尾,山谷圭子的回忆结束。山谷圭子在友人山本陪同下来到山打根密林。
这个结尾把南洋姐的悲惨遭遇已经写透,把日本反动统怡者灭绝人性的残忍本性也写透了。他们在这些无辜妇女的血泪史上刮取钱财,使这些被迫堕入烟花青楼的女子,死后也不愿将墓碑面向日本,这是死者无声的抗议和控诉。这意境的探远,真令人久思。这些背向日本的墓碑是一个个无罪的灵魂,它能激发人们对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无比仇恨。可见影片创作者倾注了多么深厚的感情-一对受欺压的弱者的同情和对子制造灾难的统治者的谴责。墓碑虽小,意境深邃,它是日本妇女受压迫历史的见证,也是日本帝国主义兴衰的见证。

  关注度: 5005   Baidu: 31   360: 1   Google: 0   其他: 9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四季世界的评价与打分 |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